時尚社

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时尚社 > 新闻 >

致北京大兴区周立云书记:京城第一黑落网,百姓期盼早日破网打“伞”

发布时间:2021-01-04编辑:微信公众号浏览(

      尊敬的周书记您好:我们是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李村村民,现实名控诉村支书李国民以及其手下的种种恶行。自2008任书记后,李国民便依靠其家族势力勾结黄村镇政府主要领导,雇佣多名刑满释放人员组织成所谓护村队及保安队,规模达200余人。他们无恶不作、巧取豪夺、欺男霸女。涉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奸妇女、强占集体土地,破坏耕地、强迫交易等种种恶行。

      李国民的涉黑组织主要成员有:李国民、李永良、李国文、李国营、李国正、李国建、李国丰、亚平、亚军、老钩子、桂伟、许培等。其中李国民、李国正、李国建、李国丰,亚平、亚军、老钩子、桂伟、许培等人均为刑满释放人员。


    (部分实名控诉人亲笔签名图)

      目前,在政府的关心和关怀下,被村民称为“京城第一黑”的李国民以及部分涉黑分子已被绳之以法。得知此事,老百姓纷纷奔走相告,喜极而泣。可随之担心又来了。因为只是涉黑人员落网。他们背后的保护势力那么强大,肯定还会继续为其撑伞遮雨。如果再被放出来,对于村民们的伤害岂不是更加变本加厉。百姓们多么期盼早日“破网打伞”啊!

      “带病”强取村支书

      2007年,李国民让时任村支书李国信帮助他入党,承诺以后他当了村书记,挣多少钱都和李国信平分,当时就被李国信拒绝了,因为李国信知道李国民有前科不能入党,所以李国民怀恨在心,他组织村民上访告李国信,还威胁李国信,李国信为了自身和全家人的安全,主动辞去了村书记职务;一年后李国民顺利入党,并在预备期间,由原镇书记白立成正式任命为村支书。

      李国民与历任黄村镇镇政府、派出所主要领导非法勾结,形成固定的利益集团,他们并为李国民撑腰,非法获取巨额利益。自2019年7月份至今,村民曾多次写信实名举报李国民勾结原黄村镇党委书记白立成和现党委书记沙红高的涉黑、涉恶行为,均未得到应有的处理。 据有关村民介绍他们的后台是大兴区纪委副书记芦君英,她与白立成关系非常亲密,而且她还参与了办理白立成的案件,不仅故意把受害者的身份信息告诉了白立成、李国民,还想将举报的事情给掩盖了。

      “京城第一黑”及成员的种种恶行

      李国民在村里违规办理了大量房产证,以每证2至10万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村民,致使李村大量基本农田遭到侵占,上述成员均分得村内房基地。现在所卖房产证都集中在李国民手中,只能在李村拆迁时才会给购房人,以骗取国家拆迁款所用。

      2008年前后,李国民在原679公交总站违法建设宅基地12套(原古建公司租用土地,实际土地性质为基本农田),其中李国文霸占3套;李国民霸占3套,并以每套160万的价格予以出售其中有一套李国民卖给我村外嫁女李某某,并给她办理了房产证,李某某还利用房产证为其丈夫办理了本村户口及身份证。

      2014年7月9日,李村农用地480亩的承包人孙连文、孙英向放高利贷的马晓春、闫德波借款500万元,月息4%,期限时间6个月;以承包480的土地使用权及地面上所有建筑物和附属设施作为抵押。李国民在没有开党员会议、村民代表大会的情况下,私自用480亩集体土地为马晓春、闫德波做高利贷担保(有借款抵押合同为证)。2015年3月25日,孙连文、孙英未能偿还马晓春、闫德波的借款及利息,孙连文、孙英将这480亩农耕地的全部地上建筑物、附属物的所有权和该土地的承包权作为借款本金及利息的偿还给马晓春、闫德波。之后李国民私自以土地所有权人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李村经济合作社(村委会)同意了该违法协议,最后这480亩土地归李国民个人所有(有调解协议书为证)。

      泛博路保安中心往西至蘑菇基地(30亩),2013年李国民与沈维财共同购买,后李国民又以低价转入自己名下,名义上归属人沈维财,实则归李国民所有,基地建有会所、冷库及别墅十余栋。2008年左右,在李村村北路口北侧,主要成员李国丰非法强占6亩基本农田,违法建库房、早市等建筑,用于出租敛财,并纳入拆迁腾退范围,2018年拆迁后,骗取国家大量的拆迁款。

      2012年,李国民把李村村东稻田地400余亩土地以每亩3000元的低价以农业项目的名义出租给张文阁(男55岁黑龙江人),实际履行合同为298亩,致使村民们的集体利益一百余亩被李国民、张文阁据为己有,他们为了谋取利益,在土地周边圈墙盖房达几万平米,用做物流。2013年至2014年间,他们以每车60元的价格,收集城市建筑垃圾等废料,昼夜不停往该耕地上倾倒,使土地白白上升一米多,获取了巨额利益。

      他们霸占的400余亩耕地西侧至团桂路,南北长度约400米,宽度约5米左右,又被李国文、李国民勾结张文阁私自建起围栏,种植大量松树千余棵,骗取国家大额拆迁腾退补偿款,现围栏及松树还在保留当中。

      主要成员李国建利用家族的势力,强行霸占其住宅地周边的村公共土地,其中房东面七间,北面五间,南面五间,大概面积约有300平米左右,将房屋进行出租敛财,还将房屋出租开设赌场,成员李国丰负责看场子。

      2011年3月,村民李建华地基盖起来1.5米的时候,李国丰带着打手十几个人强行把地基拆除,霸占至今;并办理房产证,一直住到现在,李建华敢怒而不敢言。

      2017年4月,李国民与相关领导利用职权强行新占李村村西110亩基本农田,李国民指使其妻肖国欣私自把其中的18亩农耕地以4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刘广汉。刘广汉知道国家在2018年有拆迁腾退政策,为了骗取国家拆迁款,在该地块上盖起了3栋四层公寓大楼面积约为五万多平米。余下92亩被李国民非法盖起了厂库房,改变了土地性质,并在2018年拆迁腾退中,骗取了巨额拆迁腾退款。受害商户刘玉龙将他们的违法犯罪事实实名举报到国土资源部门及北京市信访办,北京市国土源局大兴分局于2017年8月9日给他的回复为“由于涉地面积较大,涉事当事人较多,且情况特别复杂,我分局已启动相关立案程序,拟对当事人进行立案查处。目前,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可是三年半过去了,刘玉龙没有收到大兴国土局的任何答复。

      李国民非法成立管控公司,雇佣打手200余人,统一黑制服,私装警灯警报器,在黑保安公司管控范围内,每天黑衣人都对沿街商户威胁、恐吓、勒索,但凡有不配合的商户,直接私闯进店抄走店内工具、财务等,并强行撕毁营业执照。

      2016年底到2017年初,李国民通过黄村镇某个领导给他的机场规划路线图,刘村二队村北(肉联厂东侧、北侧)的土地会被国家机场高速占地用。李国民为了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指使其手下亚平(刘村本地人去找规划路线符合的地。李国民出400万元左右,其子李永良找树,由亚平、李永良负责栽,在晚上开始抢栽抢种。李国民让手下刘学把他们种的树数出来具体数量,两三个月后,刘学听李国民说机场高速评估小组到现场评估了,没过多久拆迁款就下来了,李永良、亚平两个人各分得675万元左右。

      从2011年开始,大兴区明确规定:农村土地出租每亩地不少于6000元,可是村里跟我们每家农户签订的每亩地是3000元租金,在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将近三个亿的款项去哪了?李村的农耕土地在黄村镇登记是最多的,可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在周边却是最低的。

      以上对于“京城第一黑”的恶行的控诉还只是一小部分,其他还有对于村民的任意凌辱、故意伤害。对于他们来说,打伤几个人就是合法教育。被打伤的村民们去派出所报案验伤,根本不可能。有几个打得重的,如李更新、曹然夫妇、田立文等,明确被告知已构成重伤、轻伤一级或轻微伤,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李国民强奸猥亵妇女的恶行,更是令人发指,投诉他的居然有十几人。有多名妇女到派出所报案,至今不给予任何处理。还有破坏耕地一事,更让老百姓切齿痛恨。上千亩的基本农田上,他们为了收取巨额“渣土存置费”,竟然任由建筑商肆意卸载渣土,致使李村全部基本农田破坏殆尽。

      周书记,村民们盼望调查组或工作专班进驻李村,实地听一听基层百姓的心声,看一看群众手中掌握的证据。一味地听取那些腐败干部的汇报,老百姓的冷暖、生死、冤屈,你们怎会了之?

      百姓心需要政府温度

      尊敬的周书记,目前李国民等人已经被立案调查,虽然也抓获了一部分涉黑分子,而群众之心仍处于惊恐不安状态,我们期待相关部门早日破网打“伞”,早日让我们从惊恐不安中摆脱出来。

      “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想这句话已经深深印在了每个基层干部的脑海里。在基层工作中,每个人都应该坚持从群众的角度考虑问题,以百姓之心为己心,用心用智聚民意、化民忧、解民困、暖民心。我们期待政府工作变得更加有温度。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he5tWSbEGj_GgwQjejnutQ

      声明: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